广州家教市场鱼龙混杂


来源广州家教吧 日期:2009年08月07日 点击:1268次 分类家长课堂 上一篇广州家教网:大二学生自办... 下一篇请“全能型”家教要注意了...

事件回放

“家教中介费怎么就易收难退?”日前,本报接到华南师范大学学生小东(化名)报料称,在其交纳中介费后由于受教对象原因未能成功进行家教,但家教中介公司却以有关条款为由不予退款。

据小东称,其近日在某家教网的广州家教中心网站上寻找家教工作,注册后该家教网让其网上支付中介费。“支付后收到该网站发送的手机短信说,如果由于学员原因而导致教学不成功的话就把中介费退回给我,并让我在一个星期内将学生证和身份证传到网上以证明我的身份,否则后果自负。”小东说,后来该家教网介绍了一位学员,但是因为学员没有相对固定的时间而取消了这份家教合约。

“我是1月22日打电话给他们要求退款的,但他们说由于我没有在一个星期内把学生证和身份证上传网上,所以不退费。”小东说,这样的理由很“无理”。[广州家教]

记者调查

“如果是由于学员的原因,我们是会退回中介费用的。其中的条件请阅读我们的《教员须知》。”当记者致电该网站的客服电话时,接线人员告知记者,该家教网在成功介绍家教服务后是会收取中介费用的,其中关于怎样收费,怎样退费等程序及条件都在其网站上有十分详细的解读。

昨天下午,记者特意登录该网站,以“大学生”的身份注册成会员,并点击“要做家教”。就在点击“教员注册协议”下的“我接受协议”时发现,该网站预设了一个按钮,要注册者“确定已经认真阅读《教员须知》并接受以上会员协议”。而记者点击进入《教员须知》阅读时发现,该《教员须知》字体小而且字数多,对“信息费用”的收取标准、认证等项目有比较明确的规定和介绍;在其“不予退款的详细说明”中也有一条写明“接到家教后本站一周内未收到认证所需证件复印件或证件数码照片”,则不予退款。

“但这是不合理的条文,没有成功提供服务怎么能收取中介费呢?收不收中介费与我是否提交有关证明是两码事!”当记者再致电小东时,虽然其承认在没有详细阅读《教员须知》后就点击了“我接受协议”的按钮,但也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强制性单方面条文,本身的制订就是不公平的,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

律师观点

对此,广东省知名律师、省人大代表朱列玉认为,家教中介机构没有权力要求求职者上传个人身份等证明文件。特别是在这一事件中,“因学生原因导致教学不成功就退费”与“一周内将学生证和身份证件上传”两者之间并没有联系。“求职者可向工商等部门投诉反映情况,自我维权。”他说,但另一方面,这件事情也反映了求职心切的在校学生在求职签约时并没有仔细阅读有关条文,以后应该在详细阅读“协议”等约定后才能签署认可。“其实,求职的学生可以与中介商协定把中介费与找工作的成功率挂钩,如在第一个月的工资中取一定比例作为中介费等,尽量避免一些条文不清晰或不合理而导致的纠纷。”

家长

“行货”不好找难过请保姆

家住天河北路的张姨说,这些年要找一个合适的家教比找保姆还难。

广州梁先生说,他希望请两个家教,分别教8岁女儿钢琴和奥数,但通过中介请了好几次都不满意,“有一次应聘来教钢琴的,说是星海的学生,但专业却是单簧管的,钢琴也不过是半桶水水平。”

至于“收费”问题,“好像是随便让中介开价,究竟为什么要这个价钱,却没有物价部门监管。”李先生说。

学生 

中介家长都“难搞” 干活容易收钱难

不少有过做家教经历的学生也向记者吐苦水称在求职的过程中,他们是较弱势的群体。“特别是中介公司有时还有一些收费和规定,有的还要留下学生证之类的,而在讨论工资时是中介或家长说了算,我们基本是没有‘话语权’的。”华南师范大学大二学生小李说。

“比如说一些中介跟我们说了一个价钱,但较后到家长那里*工资时又是另一个价钱,”华南师范大学吴同学说。

中介

出事找上门 甚至过桥拆板

“比如说上了两三堂课后家长才认为推荐的家教没有水平,但这个家教又确实已经付出了*过两次的劳动,结果,前者不愿意给钱,后者非要收钱,都找到了中介公司来处理。”广州某知名家教中介服务中心人士称,“还有一些家长可能与家教见面后就私下盘算怎样‘解聘’,然后再私下里进行实质性的教学任务,结果双方都不用支付中介费。这种‘过桥抽板’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市场整体鱼龙混杂

广州市内仅一间家教中介经有关部门审核注册

据了解,家教服务作为一个特殊行业,目前还处于零散性、自发性阶段,并没有正规的机构加以管理。虽然个别高校成立了****中心或家教服务中心,为大学生们提供家教信息,但无法满足庞大的家教群体。同时,正规的专业的家教中介也比较少,像广州市内只有一间家教中心经过了教育部门的审核并在市工商局注册,整个市场龙蛇混杂。

记者从有关教育部门了解到,目前对于家教市场监管这一块儿,法律法规上基本是处于真空状态。对于眼下良莠不齐的家教市场,教育专家也呼吁,应该建立一个准入制度,并对其活动内容、活动方式加强指导和监管。“因为没有成文的制约制度,无论是家长,还是求职者,还是中介公司肯定都是各自开动脑筋,保护自己的利益的。”

一些教育界人士及家长则呼吁:希望政府牵头,由教育、物价和工商等有关部门联合起来制定相关法规和制度,规范家教市场,让家教中介市场不再成为管理上的盲区。

“首先要设立家庭教师的准入制度和门槛,比如要达到或考取什么证件才能成为家庭教师;其次工商部门要监管不合法注册的家教中介公司;再次,物价部门要对这一行业的各层次收费有个‘上限的统一标准’。”暨南大学学生处有关负责人认为,当家教中介机构有了注册备案制度、家教行业有了准入制度,再加上有了统一的收费标准及征收家庭教师个人所得税标准,就有可能改变目前龙蛇混杂的家教市场局面。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假中介’,有的介绍的单位还是‘托儿’,跟中介合起来骗钱,还有的单位根本就不要人,招了人干了一段时间就不要了。”朱列玉建议,当中介或雇方有欺诈行为时,求职者可以向工商局等有关部门投诉反映情况。